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学术交流正文

91年前《医学月刊》现身 见证民国扬州名医那些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医学月刊》封面

扬州中医术源远流长,日前,一则“广陵派中医术”将申报第五批国家级非遗项目的消息吸引了不少市民的关注。昨天,藏家陈坚展示了一份1928年的《医学月刊》。我市非遗专家管世俊表示,这份月刊披露的大量历史细节填补了广陵派中医术研究领域的空白,将有力助推其申遗。

91年前成立江都县中医协会

长期以来,陈坚致力于搜集扬州名医著作、医案、手稿、照片、行医执照、家谱及中医组织史料等。《医学月刊》即是“江都县中医协会”的会刊。陈坚介绍,这本《医学月刊》从一藏家处得来,“当时它被陈列在橱窗里,此本史料非常珍稀。”

据了解,扬州医学会始于清光绪末年,民国元年又有扬州医学公会,张受谦为会长。民国十一年,有江都县城乡中医联合会,公推陈履之为总干事。民国十七年(1928年)9月14日,江都县中医协会正式成立,馆址设在古旗亭。民主选举产生协会的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同时决定创办《医学月刊》,并一致推举郭绍庭为主编,每期售价大洋八分,编辑部和发行所均设在古旗亭江都县中医协会内。

“此册即为《医学月刊》(第一卷第二号),出刊于民国十七年(1928年)12月1日。”陈坚介绍,这本月刊收录有脱希曾的《论治眩晕各有所宜》、郭绍庭的《大黄之研究》、林芝庭的《触电救急法》、王象培的《系统与希望》、常隐泉的《扬州医学前途从此进步说》、杨新甫的《医学溯源》、蒋瑞春的《鸡胸龟背治法之我见》等。

《医学月刊》蕴藏待解谜团

这本《医学月刊》尤其具有史料价值的,是尾页的“江都县中医协会职员一览表”。数百会员基本囊括了民国时期扬州地区众多名医,包括内科“然”“臣”“珍”字门、外科“年”“春”字门、妇科“曾”字门、伤科“春”字门、推拿科“山”字门等。其中,以儿科“谦”字门与喉科“庭”字门名医居多。

这份月刊还蕴藏着一些待解的谜团,陈坚介绍,他在梳理名录时,发现名字中含有“龄”“琴”“人”字较多。“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扬州中医之其它门派?颇值得探究。”

填补“广陵派中医术”研究空白

“这份月刊为广陵派中医术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历史佐证,史料价值不容小觑。”管世俊介绍,广陵派中医术源远流长,为纪念古代名医华佗、吴普,扬州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建立了“神医庙”(后名“华大王庙”,内塑华佗、吴普像),直至解放后因城市建设需要而被拆除。后来的古籍中也记载了吴普“普从佗学,依准佗疗,多所全济”的事迹,历代扬州中医尊吴普为先贤和鼻祖。继吴普之后,扬州医派逐渐形成,因扬州自古称广陵,且医派始于汉时广陵,故亦称“广陵医派”。“实心实事,不务虚名,只求有济”,是广陵医派优良传统。

“这份史料内容丰富,其中披露的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填补了广陵派中医术的研究空白,将有力助推其申遗。”管世俊说。通讯员王琳记者王蓉文/图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