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学术交流正文

阿夫拉姆·赫什科:基础研究应由政府资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阿夫拉姆·赫什科建议,从促进药物开发的角度来看,基础研究及设施应该由政府资助,后续通过应用研究和开发转化成为有效的药物,就是对社会的回报和收益。“社会各方都应该支持基础研究,这是社会的一种投资,投资最后各方都会得到良好的收益。”

  ⊙本报报道组 ○编辑 邱江

  10月30日,“世界顶尖科学家创新药研发与转化医学峰会”在上海举行。三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两位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得主,以及一位沃尔夫化学奖得主出席,分别围绕蛋白质降解与靶点药物研发、超分子化学与药物创新路径、肿瘤抑制基因突变等议题,分享了世界最前沿的基础药学研究的方式方法、探索路径以及未来趋势。

  作为本次峰会的主持人,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席陈赛娟开门见山地点明了转化医学的意义:转化医学致力于填补基础研究与临床和公共卫生应用之间的鸿沟,为开发新药、新的疾病诊断、治疗和预防方法,开辟出一条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新途径。转化医学是从实验室台到病房到病床一个连续双向开放的研发、研究、开发过程,是致力于克服基础研究与临床和公共卫生应用严重失衡的医学发展新模式。

  在陈赛娟看来,创新性成果和产业资本在转化医学全链条的两端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没有应用基础研究创新,转化医学就成为无源之水;没有产业资本的投入,也难以支撑新药研发高昂的成本,无法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优势和效率。科学家和企业家之间的有效互动,创新驱动和市场驱动的有机结合,将为转化医学发展提供强劲的动力。”

  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夫拉姆·赫什科在主题演讲中强调了基础研究的重要性。阿夫拉姆·赫什科认为,所有的创新药开发以及转化医学都需要依靠基础研究的进步。基础研究是希望能够认识世界、掌握知识,而好奇心是基础研究的出发点。因此,伟大的发现、发明往往是基于好奇心的探索。“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应该要相互结合进行,没有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是没有市场余地的,尤其是在医疗行业、制药行业。过去几十年,包括新药开发在内的医学发展取得很大进展,都是扎根于基础研究的进展。”

  2000年至2004年期间,阿夫拉姆·赫什科先后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奖、沃尔夫医学奖和诺贝尔化学奖,他的主要学术成是发现泛素介导的蛋白质降解。据了解,泛素-蛋白酶体途径在维持细胞内环境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被认为参与了癌症、肌肉和神经系统疾病、免疫和炎症反应等疾病的发生和进展。

  阿夫拉姆·赫什科进一步建议,从促进药物开发的角度来看,基础研究及设施应该由政府资助,后续通过应用研究和开发转化成为有效的药物,就是对社会的回报和收益。“社会各方都应该支持基础研究,这是社会的一种投资,投资最后各方都会得到良好的收益。”阿夫拉姆·赫什科认为,社会对基础研究的支持具有重要意义。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