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行业新闻正文

万名医学生提前毕业,超两千名医护感染:意大利如何应对严峻疫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3月 14 日,居住在意大利弗洛伦萨的男高音歌唱家 Maurizio Marchin 在 Facebook 主页发布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他在自家阳台上沐浴着夕阳,为邻里献唱一曲《今夜无人入睡》。视频一经发出就在网络上迅速走红,引来众人纷纷模仿。这一天,是意大利正式宣布「封国」的第五天。

Maurizio Marchin的 Facebook 截图

与「阳台音乐会」其乐融融的氛围截然相反,意大利正面临着极为残酷的疫情考验。

截至当地时间 3 月 20 日 18 时,意大利当日新增确诊 5986 例,境内现存 37860 例,死亡 4032 例,累计确诊 47021 例。这个被誉为欧洲文化摇篮的地方,如今已是全球范围内除中国外情势最为严峻的国家

意大利疫情现状(丁香园丁香医生疫情地图)

确诊病例指数级增长,从停航到封城

1 月 31 日,两名来自武汉的中国游客在罗马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这是意大利最早出现的确诊病例。

当地政府应对相当迅速,患者很快被送往当地传染病专科医院接受治疗,他们居住的酒店也被卫生人员封锁,意大利卫生部下令对中国「停航」,总理 Giuseppe Conte 随即宣布意大利进入卫生紧急状态。

2 月下旬,意大利北部城市科多尼奥出现了第一例本土感染患者。当月 22 日,政府对周边 11 个小镇实施隔离管制,设立哨卡,禁止一切公众集会,学校、影院、剧场等人员密集场所被关闭,所有居民被要求尽量减少外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总理 Conte 的公开讲话中透露着自信,「我们的疫情防控措施是全欧洲最严格的」。

然而,尽管有「全欧洲最严格的防控措施」,自 2 月 22 日起,意大利确诊病例数开始快速攀升,2 月 23 日即突破 100 例,29 日突破 1000 例。

意大利疫情指数增长(图源:BBC)

3 月 4 日,意大利总理府为此举行内阁部长会议,总理 Conte 批准关闭意大利境内所有幼儿园、中小学校和高等学府。内阁另拟定一项新法案,要求根据疫情发展关闭境内所有剧院、电影院和娱乐场所,并禁止任何公共集会、私人大型聚会和举办大型体育、文化活动。

3 月 8 日,总理 Conte 下令封锁北部伦巴第大区及周围 14 个省份,伦巴第大区是受此次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大区,也是意大利最重要的经济中心,占全国 GDP 超 20% 。此举被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评论称,在与新冠疫情的战斗中,意大利付出了「真正的牺牲」。

不难看出,意大利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反应其实相当迅速,但遗憾的是,这一系列政策却没能有效阻止新冠病毒从意大利北部迅速蔓延至全国——仅仅两周,当地报告病例数从不足 20 到飙升至累计确诊人数突破 1 万。

意大利的早期干预为什么没有奏效?这或许要从首例本土病人说起。

早期措施存在漏洞,民众配合度低

据安莎新闻社 2 月 21 日报道,意大利北部科多尼奥报告了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这名 38 岁的男子被认为是首位本土感染患者,他于当月 14 日就诊于科多尼奥的一家医院并接受「流感治疗」,后出现肺炎症状,但未能引起重视。

直到患者妻子回忆指出,患者曾与一名来自中国的同事接触密切,院方才为其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显示阳性。

这位「超级传播者」后来被认为造成了至少 15 人的直接感染,其中包括就诊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其他病患。除此之外,这名男子此前还参加了马拉松等多场体育活动及商业聚餐,受影响人口数量或超过 5 万,这也间接造成后期意大利北部的疫情大爆发。

总理 Conte 在发言中表示,这家医院早期在监测新冠疫情的方面存在问题。但院方回应称,他们已经遵循了当时罗马的指导方案:只对与中国相关的疑似病例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

尽管意大利是首个宣布全国进入卫生紧急状态的欧盟国家,但阻断「超级传播者」的失败案例却证明,意大利在疫情初期的应对策略仍然存在漏洞:只将注意力局限在中国相关的病例上,却忽视了其他国家,尤其是欧盟诸国的人员流动带来的传播风险

类似的防疫疏忽还发生在交通防疫领域。1 月 31 日,意大利已经宣布实施「停航」政策,但只有来往中国的直飞航班被暂停,转机并未受到限制。与此同时,在交通高度互联的申根区边境,仍有大批旅客自由出入,机场及海关除了对中国的入境人员外,几乎不进行任何防疫检查。

据路透社 3 月 11 日报道,米兰萨科医院传染病科研究小组在溯寻「零号病人」的过程中发现,意大利最早出现的新冠病毒毒株的基因测序与德国一例病毒毒株基因测序相匹配,这意味着,意大利的疫情更有可能来源于被政府忽视的德国,而非最初被「严防死守」的中国。

尽管确诊病例已经在意大利各地多点开花,当地民众对新冠病毒的认知仍停留在「普通流感」的阶段。据《共和报》2 月 26 日报道,一名意大利议员因佩戴口罩进入议会受到来自同僚的歧视和嘲笑。在发言时他情绪激动地表示:「我带口罩并不妨碍任何人」,「我去过三个疫区,佩戴口罩是为了你们的安全」。

CCTV 视频截图

这位议员所受到的指责间接反映了当地民众对疫情防控措施的低配合度,意大利政府早期颁布的各项措施实施起来异常艰难。

图片来源:央视网

北部城镇内,居民因不满封锁而举行示威游行;米兰市内宣布的宵禁政策,仅两日后就迫于社会压力取消;尽管威尼斯狂欢节的最后两日活动被叫停,但伊夫雷亚的橘子大战仍有约 15000 人参加……随着北部「红区」不断沿着地图向下蔓延,意大利最终遗憾地失去了抗击疫情的主动权。

意大利卫生部疫情地图截图

眼看意大利已经成为欧洲疫情最严峻国家,3 月 9 日,意大利政府不顾来自社会和地方的压力毅然宣布「封国」,并采取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严厉政策。

3 月 11 日起,意大利正式叫停境内所有集会活动,总理 Conte 宣布关闭全国除食品药品以外的所有商铺并逐步减少公共交通使用,要求居民出行必须携带「自我声明」,否则将面临最高 3 个月的监禁和 206 欧元的罚款。

医疗系统捉襟见肘,万名医学生提前毕业

意大利目前拥有欧盟各国中最高的老年人口比例,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8 年,65 岁以上人口占比已超过 20% 。

与此同时,意大利全境 ICU 床位仅有约 5200 张,平均每 10 万人占有床位 8.6 张,而在医疗资源相对完备的德国,这个数据是意大利的四倍:33.8 张。

显然,意大利的医疗资源储备没能经受住新冠疫情的考验,当地相对老龄化的人口结构与相对不足的医疗资源对比,是意大利当地重症病例数和病死率都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重要原因之一。

3 月初,在连续多日每日新增人数超过 1000 例后,位于北部「疫情红区」的医疗机构纷纷发出警报表示物资紧缺,床位告急。

伦巴第地区医疗机构不得不将需要重症监护的非新冠患者转往其他疫情较轻的地区,为新冠患者尽可能空出 ICU 床位;米兰政府将米兰国际展览中心改造成为可容纳 600 张床位的「意大利版火神山医院」,但由于缺少医护人员和呼吸机等医疗设备,至今仍未投入使用。

为应对医护人员紧缺的状况,据路透社报道,除征调 20 万医护前往北部「红区」外,意大利计划让 1 万名医学生和护士提前毕业,并免除从业资格考试,意图通过此举为医疗系统增派更多人手。

据悉,这些提前毕业的医学生和护士已基本完成学业,并将主要前往疫情较轻的地区,为没有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提供治疗和护理,以求减轻当地医护人员压力,使能力更强、经验更丰富医务人员有更充分的精力应对疫情变化,或被派往疫情更为严重的地区支援。

不过,这一缓解政策也受到部分声音反对,认为决定过于草率,且缺乏临床经验的医学生和护士可能更容易受到新冠病毒感染。据《晚邮报》报道,截至 3 月 19 日,意大利已有至少 14 名医生死于新冠肺炎,累计医护感染数已达 2629 人,占当地新冠感染患者总数的 8.3%

中国医疗组已驰援,当地仍面临考验

目前,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 4 万,连续一周每日新增人数超过 3000。

对此,意大利麻醉学和重症监护学会于 3 月 7 日发布关于新冠肺炎救治的「临床伦理学」建议,提出为使利益最大化,或将「更长的预期寿命」作为评估治疗顺序的优先考虑因素。

这意味着,意大利的新冠病毒治疗可能不再采取「先到先得」的模式,面对资源紧缺的情况,一线医护会优先治疗更年轻、存活几率更大的群体,而老年人和患有严重基础疾病的感染者,将不再被划入重点救治范围。

世卫组织和欧洲疾控中心(ECDC)对意大利疫情进展高度关注,3 月 12 日,中国首批医疗专家团队携 31 吨医疗物资抵达意大利。据悉,专家组将前往疫情最为严重的北部地区进行医疗援助。

中国首批援意医疗专家团队抵达意大利(图源:人民日报)

意大利抗疫未来如何?当地政府的铁腕政策和国际社会的多方支援,是否能够帮助这个浪漫而自由的国度渡过疫情难关?这个答案,或许仍需经历漫长的时间考验。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